請不要忘記思考


北大法學院2015年畢業典禮上致辭
發表時間:2016-06-10 作者:葛云松來源:

親愛的同學們:祝賀你們!祝賀你們圓滿完成了學業!只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遵循強世功老師的教導,在湖光塔影之間,談一場風花雪月的戀愛?

  親愛的親友團成員,特別是爸爸、媽媽們,祝賀你們的孩子畢業了!我想,也許你們不會有異議的是,你們身邊的孩子,是你們一生最大的成就。特別是今天。

  尊敬的嘉賓和校友代表,也祝賀你們。因為有一批和你們當年一樣優秀,甚至可能更加優秀的北大學子,馬上要加入你們的行列,和你們一起服務社會、造福人群,當然,在可以預見的將來,他們也會來搶你們的飯碗、逼你們退休……正如你們當年一樣!

  還有尊敬的法學院的同事們,也祝賀我們自己。今天,我們的產品光榮下線了。所以,對我們來說,今天也是一個秋收的盛典。當然,這可能也是一個戒慎恐懼的日子,因為我們的產品要進入流通了,如果產品有缺陷,類推適用《侵權責任法》第41條,我們是要承擔產品連帶責任的。

  很榮幸,今天能夠再一次作為你們的老師,來說幾句話。只有這么一點時間,說些什么呢?我想,作為一個法學教授,還是讓我們來聊一聊社會心理學吧。Why not

  1961年,美國心理學家米爾格拉姆進行了一個心理學實驗。他的遠期目標是研究德國人是否更傾向于服從權威,并且因此而導致他們輕易地順從了納粹政權屠殺猶太人的命令。為此,他準備先在美國做實驗,將來再去德國。

  被招募的志愿者被告知:這是一個教學實驗,目的是測試體罰對于學習行為的效果,你們扮演的是教師;如果坐在隔壁房間的學生答錯了你們測試的題目,作為懲罰,你們應當按一下機器上的按鈕,對其進行電擊,而每次電擊的電壓都要升高,從45伏一直升高到450伏。在實驗中,假扮的學生故意答錯問題,并在受到電擊后,發出了越來越凄厲的慘叫和哀求。實驗發現,盡管教師們表現出緊張、焦慮和擔憂,但是在工作人員告知其無須承擔任何后果,并且指令其繼續測試的情況下,大多數人選擇了繼續測試并繼續施加電擊懲罰,直到450伏。只有少數人中途拒絕接受指令而退出實驗。

  得出實驗結論后,米爾格拉姆不無感傷地說:我不認為還有必要去德國進行實驗了。的確,此后在美國以及很多其他國家的類似實驗都表明,當存在一個具有權威性的人士或者制度,特別是,當它聲稱要追求一個高尚的目的時,大多數人會輕易地聽從它所發出的不合理的、殘酷的甚至邪惡的命令。而人類的歷史,包括20世紀的中國歷史,也印證了實驗結論。

  政治思想家漢娜·阿倫特通過觀察納粹暴行的實施者,提出了一個概念:平庸的惡。她認為,很多時候,邪惡只是一種很膚淺的、平庸的狀態,也就是一種拒絕思考的狀態。一個人,可能將自己同化于一個體制、一個權威,服從它的命令與安排,成為它順從的執行者,而不再思考這個體制所可能帶來的不道德。即便有良心的不安,也將過錯推給這個體制,而不認為自己應當負擔任何的道德責任。

  這些研究告訴我們,要警惕人性中的幽暗。你可能從未有意地放棄你的道德原則和社會責任感,但是,當你的社會角色處于服從者的地位的時候,這種角色可能會悄悄地瓦解你曾經的信念,甚至將你變成一個你從來不認識的冷漠甚至殘酷的人。你必須付出巨大的努力,才能夠掙脫這可怕的無形之手。而這個努力的起點,用阿倫特的話來說,就是思考。

  親愛的同學們,我希望你們,永遠不要忘記思考,永遠不要喪失思考的能力。

  法學的訓練,應當是一種思考的訓練。你們學習了很多復雜的專業知識,比如犯罪構成理論,物權行為,還有對賭協議。但是,這些知識是為了武裝你們,而不是束縛你們;是你們繼續思考的起點,而不是讓你們停留在那里。

  你們要思考,為什么法律會成為這樣,它可能的結果是什么,法律是否可以或應當是其他樣子。我們知道,正當的目的,必須通過正當的手段來達成,于是,我們理解了公法上的比例原則。我們學習過紐倫堡審判和東京審判,學習過拉德布魯赫、富勒和哈特的學說,也學習過刑法上的共同犯罪理論,所以我們知道,在道德上,甚至在法律上,所謂履行職責執行命令甚至執行法律不能簡單地成為免責的理由。我們要忠實于法律的目的與價值來解釋法律,也知道法律本身,包括法律價值本身,同樣是反思、批評的對象。

  所有這些,都需要獨立、謹慎、理性的思考。而法律人的這種思考的訓練,這種思考的能力,是中國最稀缺、最寶貴的。

  可是,當你走出校園,進入法院、檢察院,進入政府,進入律所、銀行、企業、跨國公司,你只是或大或小的社會機器中最新的零件,也是最微不足道的一個。當然,你會成長,但是仍然不能擺脫這種宿命。即使你變成更加重要,也仍然只是一個零件而已。在學校,你的觀點只要言之成理就可以獲得高分。可是,走出校園后,你的觀點必須要服從領導、服從機構,甚至,你連提出自己觀點的機會都沒有,因為你唯一的任務就是執行。

  毫無疑問,對權威的服從是一個社會、特別是現代社會得以運轉的的必要條件。但是,仍然請你記住,不要忘記思考。請你記住,不要喪失了思考的能力。思考能夠讓你努力去辨別是非,讓你知道羞恥,讓你和各種聲稱的真理保持距離,讓你不會簡單地服從。思考,還可以讓你迸發出力量。

  當然,阿倫特的理論,不應當成為對普通人進行道德綁架的工具。社會充斥著各種問題,我們無法成為事事較真的刺猬。也沒有人有資格要求我們成為英雄、烈士。我們只是普通人,都需要一份工作來賺取收入、獲得體面的生活,我們希望自己的職位能夠晉升,獲得社會的尊重。我們都希望家庭平安,而不是生活在恐懼之中。這些都是最正當的需求。

  但即使如此,或者,正因為如此,我希望你們,作為一個普通人,不要喪失了思考的能力。讓你的良知如同剛剛走出校園時一樣新鮮、一樣敏感。并且把它傳遞給你的下一代,傳遞給身邊的人。如果你感到了良心的折磨,請保持這種折磨,因為那是你還活著的最好證據。

  我希望,如果代價可以承受,請堅持你的專業判斷、堅守你的良知,不要淪為任何人、任何組織的馴服工具。各種社會體制都有反映意見的渠道,你有沒有妥當運用,而非僅僅因為擔心領導不高興而保持沉默?一個尖銳的問題是,如果一個體制讓你良心上的沖突達到極限,并且你無力改變體制,你會怎么選擇?比如你是一個薄熙來時代的重慶檢察官,當領導將李莊案或其他更可恥的案件交給你提起公訴,你怎么辦?或者,你被任命為主審法官,你怎么辦?你能否確信,你真的不是在參與一個道德甚至法律意義上的共同犯罪?是的,即使你辭職,你也不能改變什么,因為總會有人承擔起這個任務,而且比你更冷漠。但是你能否說服自己,你的所得與所失,真的合乎比例原則?

  我希望,在你們自己或者親人成為不公平的社會機制的受害者的時候,請選擇以合理的方式進行抗爭,而非默默忍受。

  我還希望,對于那些比我們更有勇氣的人,我們至少可以給他們一點溫暖,比如在默默點個贊,轉個微博、刷個微信。因為圍觀也是一種力量。

  史學家唐德剛先生說:中國的政治社會制度要完成從帝制到民治的轉型,自鴉片戰爭開始,至少需要兩百年。這是一個驚濤駭浪般的大轉型,就像航行在兇險的長江三峽。但是,歷史三峽總有通過的一日。我們有幸從1978年之后,迎來了經濟、社會的快速發展。現在,中國正航行在最后一個險灘,那就是憲政與法治。所以,我們法律人,負有特殊的歷史使命。我相信,經過一代一代北大法律人、中國法律人和中國人的努力,法治會漸漸在中國扎根,會從書本走進現實。

  親愛的同學們,讓我們就此別過,互道珍重。你們會繼續成長,并且像你們的老師一樣,也會漸漸老去。北大見證了你們的青春年華,也還會佇立在這里,見證你們下一次歸來時的人生故事,也見證中國的成長。希望我們每次重逢的時候,除了知道你們一切安好,我還依然能夠在你們的眼睛里,看到青春和理想的光芒。也希望我們的每一次重逢,中國都離那歷史三峽的出口越來越近。甚至,也許我們都可以活到那一天,中國已經完成了這漫長而痛苦的旅程,并且,我們還有機會共同舉杯,為她慶祝、為她驕傲。

  而我們,都曾經為了這美好的一天,奉獻過我們的淚水和汗水!


 

copyright©1998-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 
長沙麓山國際實驗學校 現代教育技術中心制作  
湘教QS7-201311-001684  湘ICP備05000897號 版權所有
 
飞艇买9码杀一码好方法